最新公告NEWS
《系友發展經驗分享》-從數學到金融社會學的奇幻旅程 社會學系碩士班溫爵安系友
發布日期 : 2020-03-09

系友發展經驗分享
從數學到金融社會學的奇幻旅程

溫爵安(108 年畢業生)

    沒想到畢業還沒一年,翁志遠主任就邀請我以「系友」身份分享在輔仁大學 的經驗,非常感謝主任的邀請。社會學大師 Peter Berger 在退休後以 82 歲高齡出 版了文筆幽默,自嘲並笑看自身社會學歷程的回憶錄-《柏格歐吉桑的社會學奇 幻旅程》;雖然我現在才 28 歲,不是 82 歲,但是和 Berger 的共通點都是-我們 都是在誤打誤撞之下進入社會學的。

    就讀數學系時,我是個只求及格、成績中等的學生。我當時非常篤信數學和 科學,最喜歡看科學家或科普的故事,鮮少對社會議題有研究,甚至連當時太陽 花學運在幹麻都不太關心,更沒想過要選擇社會所就讀。我想,在我心中種下社 會學興趣的種子是在大學通識課,當時東海大學以多領域通識課聞名,而當時幾 門社會領域的課竟然讓我印象非常深刻,最吸引我的點大概是,一直以來篤信的 數學、科學大部分都擁有「標準答案」,但是社會領域的老師不會和你講答案, 也不存在「標準答案」,讓喜歡追根究底的我心裡「癢癢的」。

    真正讓我想要報名社會所,是在服替代役的時候。由於我在醫院的院長辦公 室服役,所以有滿多閒暇時刻可以看書,當時退伍要把行李寄回家時才發現,這 一年不知不覺看了兩箱書。還記得看的第一本原典是 Durkheim 的「自殺論」,才 發現原來統計與數學不只是冷冰冰的數字,而是能看出社會意義和提出理論的工 具,而後其中改變我最多的包括 C. Wright Mills、Giddens、Karl Marx 還有 Goffman。

    很幸運在準備考試和錄取之間並沒有遇到太多波折,最後我選擇輔仁大學的 主要原因是,這裡的研究生數量較多,我想要和大家一起討論,畢竟這一年來我 一個人瞎搞,浪費太多時間,現在我最懷念的時光,就是和大家一起在研究室討 論文本、理論,每次總是從下午討論到晚上,大家一起去 514 巷吃晚餐後,繼續 回研究室一直待到捷運末班車來才甘心;其次是師資,輔大老師們的領域非常廣 泛,能滿足大部分學生的要求,最好的例子就是每年的學士論文發表,都能讓我 看到耳目一新的創意和各個領域的研究。

    直到 24 歲,大部分同學都踏入職場時,我才正準備接受社會學的正規訓練, 但這 3 年我完全不後悔。考上碩士班只是一切的開始,研究生的天職畢竟是寫論 文求畢業,我需要有獨自研究的能力、指導教授以及最重要的-研究問題。輔大 在碩一時安排了一系列的研究相關必修課程,戴伯芬老師的質性研究課程深入淺 出,讓我這個門外漢也能聽得懂;翁志遠老師的量化方法上課方式很特別,使用 的是「翻轉教學」,翁老師會在每周錄製教學影片,我們學生有空的時候隨時觀 看,在課堂上,就是扎扎實實的三個小時問題討論。王驥懋老師從頭教我們要如 何閱讀英文的 paper,一開始非常痛苦,我兩個禮拜連一篇文章都看不完,但現 在我進步到大概 6 小時就能大致抓到一篇 40 頁 paper 的重點(還是很慢,囧)。

    至於研究問題與指導教授,由於我自己有在交易指數期貨,理所當然地想要 寫交易相關的研究問題,當時系上每個人都向我推薦吳宗昇教授,還有人沒聽我 想研究什麼,就說我的氣質感覺找老吳很適合(微笑)。老吳的博士論文在探討 台灣股市的結構,是台灣金融社會學界研究的重要基底,但我較關心交易的技巧 與方法,簡單說,我更關心怎麼賺錢…但這並不是社會學關注的重點。老吳建議 我從最新的金融社會學理論著手,最後討價還價之下,我的論文一半在討論交易 的技巧與設備,一半是在討論網路上交易的社群(Social Trading)。

    最後簡單談談我部份的研究發現吧!台灣股市有許多獨特的現象,是全世界 獨一無二的,也是過去理論(不管是經濟學或行為金融學)難以解釋的,但非常 適合使用社會學解釋:
第一、台灣有 2300 萬人,截至本文截稿,共有 1900 萬個證券證戶,共有 1000 萬個自然人參與過市場(平均一個人有兩個證券戶)[1],我可以大膽的說,幾乎每 個台灣人都間接或直接參與過市場。在我的研究中,我所提出的核心問題是:「既 然大家都知道能持續在市場上獲利的機率很低,為什麼又要持續參與市場呢?」, 持續參與市場是非常不理性的行為,也和經濟學的預設矛盾,既然自己操作的績 效不如大盤的績效,不如直接買 0050 或是交給基金經理人;台灣人非常喜歡自 己親自參與市場,這點和國外相反,外國人大部分都接受自己的交易能力不足, 乾脆買基金,交給比自己專業的基金經理人來處理,但台灣人普遍對投顧(第四 台老師)或是基金經理人有敵意。在我的論文裡,訪談了 17 位交易者(當然實 際接觸的交易者不計其數),包括 7 位全職交易者,上述核心問題的答案,和交易的信仰、技巧和社會關係有關,除了傳統社會學基於「社會關係」的解釋之外, 還有愛丁堡學派的「展演性」(performativity)的解釋[2]
第二、是有關投顧行業以及交易社群的問題。從 Line、Facebook、YouTube 等通 訊、影音軟硬體開始普及後,台灣的交易社群漸漸從合法的投信投顧(大家熟悉 的第四台老師),轉移到沒有牌照的網紅老師,當然這種網紅都是踩在金融監理 的灰色地帶,因為沒有牌照,不能收費給予投資建議[3]。在全盛的時候全台共有 210 家投顧公司,但到 2019 年只剩下 84 家[4]。承第一點所提到的,台灣人普遍對 投顧有敵意,但是對於網路素人老師卻異常崇拜,交易社群漸漸從投顧、人際網 絡,轉移到網路社群上。大家對於靠著交易翻身的素人交易者(我在文內稱其為 先知)有著非常高的信任,也衍生出了許多現象,先知會在網路的各種平台開設 訂閱方案,只要每個月幾百至數萬元不等(視方案而定),每天或每周就能得到 先知的交易見解、訊號。我在論文內也大略分析了這種模式的現象和優缺點。

    畢業後找工作,我很幸運地進入台灣前三大的群益證券,才發現過去三年在 輔仁大學的研究與所學是有用的,社會學帶給我寬廣的視野,做研究讓我的系統 性思維強化很多,三年換來的是一輩子受用的無價寶藏。
 
[1] 資料來源:臺灣證券交易所,<市場交易月報>,2019/12,「證券市場統計概要與市場總市 值、投資報酬率、本益比、殖利率一覽表」,https://www.twse.com.tw/zh/statistics/index/02
[2] 展演性來自英國愛丁堡學派,其始祖是 kuhn 的《科學革命的結構》,他們的研究路線類似 Michel Foucault 的《知識考掘學》加上社會建構。該學派的大老 Donald MacKenzie 背景也是數學系,他 使用選擇權市場的建置,解釋展演性的獨特之處之外,也成功預測了 2008 年的金融海嘯。
[3] 關於證券營業廳(泡號子)的研究,可以參考陳宇翔老師的作品。
[4] 資料來源:中華民國證券投資信託暨顧問商業同業公會,統計資料 > 從業人員統計資料, https://www.sitca.org.tw/ROC/Industry/IN7001.aspx?PGMID=IN07
上一頁

聯絡資訊

大學部
研究所
24205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510號